用一组照片告诉你,洞里萨湖日落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暹粒

虽然残败不堪,但仍旧是美丽家园。残酷与美好俱存,他们不需要可怜。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越南浮村

图片 1

吴哥寺

-01-

暹粒

柬埔寨的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湖上漂浮着一些水上浮村,村里曾经住着越南难民,由于躲避越南内战逃避至此并遗留下来,成为了无国籍人士。如今长期漂浮在水面上生活的,大部分是越南人,有一小部分柬埔寨人,他们大多以打渔为生。由于洞里萨湖随着旱季和雨季改变了自己的流向和特点,两岸的风景和水上人家也慢慢地随之变化。村庄里人们的出行完全依赖季节和天气,雨季来临时,洞里萨湖水来势汹涌,水路的通行方便快捷;旱季的时候,湖水褪去,露出的河床泥土干结,变成可以通行的陆路。

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上有3个水上浮村,靠近暹粒市区一侧,沿着狭长的洞里萨湖畔散布着。空尼(Chong Khneas)是越南浮村,距离暹粒市区约15公里,车程约半小时,游客较多;空邦鲁(Kompong Pluk)距离暹粒市区约25公里,车程约1小时,商业化气息浓厚;磅克良 (Kampong Khleang)距离暹粒市区约45公里,车程约1个半小时,因路程远、路况差,游客罕至,难得一份清静。

发表于 2011-02-17 23:44

2011.2.6 星期日 2点钟吃完午饭上路去空邦鲁(Kampong Pluk),Kampong是村、部落的意思。Kampong Pluk就是Pluk村,类似咱们的赵家庄、刘家村。网上说空邦鲁也是浮村,比越南浮村有意思,越南浮村商业化太强,到处都要收费和捐款,所以临时改行程去空邦鲁。司机告诉我们越南浮村船票是每人15美元,空邦鲁是18美金。 车子在颠簸的公路上行驶,两旁掠过一处处当地人家住的高脚屋。我注意到富裕点人家的屋子支柱是水泥的,穷的则用粗些的木桩。高脚屋的底层四面通透,不住人。家境不同底层的用途也大不一样。有的用来当车库,有的用来养牲畜,也有的用来存放杂物,兼顾歇息处和儿童乐园,孩子们躺在吊床上悠荡玩耍,妇女坐在木板上闲聊。 路上还看到一头头牲畜,发现它们都很瘦,应该说是皮包骨头,不知道是因为吃不饱饭还是天热不爱吃饭,狗、猫和后面在吴哥寺看到的猴也是这样。猪和鸡没看到,估计也差不多。怪不得在饭馆吃的鸡肉、牛肉都很柴,嚼不动,原来是牲畜太瘦,身上没油水。 汽车上上下下的颠荡让我晕晕乎乎、似睡非睡的歪在后座上迷糊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在一个“空邦鲁文化与自然管理处”的牌子下停了下来,我们买完票后,汽车又在更加“搓板”的路上行使了20分钟。司机说现在是旱季,汽车能开进去,要到了雨季,这条路一半会被水淹没,汽车开不进去,游客得换乘摩托车,再换船。 临下车时司机问我们是否需要他陪我们一起上船,我考虑到当地的船伙计不会说英文,无法和他们交流,司机正好可以充当翻译,所以我盛情邀请司机和我们一起上船,后来十分庆幸自己做了这个正确的决定,一路上看到的景象都可以借助司机向船伙计询问。 来到岸边,看到混浊的河水上一字排开一溜木船,我们被安排上了其中的一艘,随即2位年轻的船伙计开动马达,船向河内陆驶去。 木船行驶了不到10分钟就熄火了,船伙计说发动机舱进水,他用舀子舀出来几勺水,又重新发动。司机说公司为了省钱不给换新发动机,到了雨季木船的发动机经常需要这样重启。两位船伙计受雇于空邦鲁文化与自然管理处,每月从公司拿固定的24美元工资,其他的收入就是游客付的小费。 船行驶到接近村子时,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很高的高脚屋,细细的木头支撑着近10米的棕榈叶顶的木屋,歪七扭八、破破烂烂的木屋一个挨着一个,连成了片。由两段木梯连接到上层的屋子,每天进出都要攀爬这些颤颤巍巍的梯子。转过一道弯,出现了更多的高脚木屋,一眼望去,成排成片,非常震撼。 紧接着就闻到一股鱼腥味,生活垃圾的味道也扑面而来,赶忙捂紧鼻子。再往前行驶,看到几幢单独木屋,建造得要规范些,化纤的屋顶很平整,屋子前面的围栏也刷有颜色,司机说这在当地算是富裕人家。通常有钱人家的房子都是有颜色的,有的围栏和楼梯也刷上颜色。这一眼望去就能知道哪家有钱、哪家揭不开锅。 司机介绍说这儿住的都是柬埔寨人,没有越南人。这里是当地人的长久落脚之地,所以屋子建得离地面很高,而且还要建在地势较高的地方。因为雨季到来时,这里的大部分地方仍会被水淹没。那时村里年轻人会到湖中心再搭建个小的棚屋,白天出去捕鱼,而老人仍旧会住在这里。这里算不上浮村,每个棚屋都是固定的;雨季时在湖中央搭建的临时棚屋才算是浮村-一个浮在水面上的村子,它不像越南浮村那样经年累月地上不了岸。 空邦鲁村里有学校和寺庙,没有正规的医院,当地人得小病就用土方法自己治了,生大病还得上暹粒的医院去治。 船到这里遇到堵塞,狭窄的河道将将容得下2条船并行通过,河边要是有一条停船的话,就会发生拥堵,和大街上跑汽车的情况一样。船伙计跳上别的船用力撑开我们才勉强过去。 这两家贴着对联:好日子舒心如意,美日子幸福平安。莫不是华裔?至少在这里还算得上是个富裕人家。 看到有游船过来,当地人会远远地看着我们,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觉得我们这些游客把他们当另类或像看猴儿一样看他们。此时心里觉得有些不忍,不知道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外到北京参观时,看我们这些穿着打补丁衣裤孩子也有同感,看着新鲜,觉得好奇,同时感慨怎么还有这么穷的地方! 看到有孩子在如此污浊的河水里洗菜、洗衣服、洗鱼虾、淘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水能烧饭吗?不得不感叹当地人的铁肠胃,再吃什么都不会闹肚子。司机说他们会打一锅水沉淀1小时再用,不会马上就喝。据报道有60[%]的柬埔寨人没有足够的清洁水饮用,肯定有这儿的村民。 卖菜的船在河里穿梭,有需要的人家就招呼她。 这是养鱼的围栏,每家圈一块水域搭个竹棚养鱼,自给自足或卖钱。在这么混浊的水里养鱼,那鱼能吃吗?鱼的眼睛能看清远处吗?要不这儿的鱼都是火眼金睛或透视眼。 孩子们把划船、捕鱼当成一种乐趣,这可能是他们童年最快乐的事情了。船是这里每家每户赖以生存的工具,孩子们从小就得会划船、游泳。 4点半我们穿过了空邦鲁渔村,继续向洞里萨湖中心驶去。河两边的红树林都浸在水中。一到河口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宽阔的洞里萨湖立刻展现在眼前,一望无边,“黄”波荡漾。洞里萨湖,高棉语意为“巨大的淡水湖”。司机说雨季到来时湖面会扩大3倍,刚才到过的地方都会被水覆盖。 5点钟,船开到湖中的一个开阔地停了下来,我们要在这里等待日落。 在船停下来的当口,俩船伙计脱得只剩下内裤跳到湖里洗澡去了,中间还上来抹了洗头液,抹完又跳下接着洗,俩人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全然不避讳我们这些游客。感觉他们虽然贫穷,但生活得很简单、快乐,无忧无虑。 这是给我们开船的帅小伙,19岁,家就住在空邦鲁浮村里,现在有女朋友了。这是他的朋友,20岁,说是过来找朋友玩的,一说到女朋友还很不好意思。 现在这里的水只有1米左右深,雨季时能达到10米。悬殊的变化,使旱季时露出的湖底淤泥,成为农民播种早稻的肥沃良田。雨季时,藏匿无数昆虫及微生物的杂草沉入湖底,成为滋养鱼类的天然饲料。到了雨季,村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会到这片水域搭建浮在水上的临时小棚屋,以捕鱼为主。 等了将近1个小时,晚上6点钟左右,橘红色的太阳开始下落,缓慢地接近湖面。 几分钟后,太阳的下半截就被湖面上方的云层遮挡住。 之后就迅速淹没在云层中,不太完美的洞里萨湖落日谢幕了。 船沿着小河往回行使时天已经黑了,路过空邦鲁村看到不少人家在空旷的地方烧火做饭,虽然模糊不清但仍没有几户人家点灯。整个村子几乎是漆黑一片,只有零零星星几点灯光和微弱的火光。忽然看到临近河边的一个棚屋里开着一台电视,2个小孩围坐在电视机前。我向他们挥手致意,没有人理睬。 下船时把$4小费卷成一小团捏在手中,在船伙计扶我下船时塞给了他,他立刻双手合十,说了声“Thank You”,这些小费算是给他们的额外报酬,但愿他们以后的生活能有大的改善。 我们上车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几个当地的小孩跟着过来,不知是来凑热闹还是暗示我们索要一些礼物,我把原打算去参观空邦鲁小学,并带去的糖果分了一些给他们。就这样在漆黑的山野中结束了第一天的旅程。 更多图片请访问博客: 建议: 在网上看到不少游记介绍游客可以从陆路进到空邦鲁村内,参观当地的学校、住家、寺庙,所以在和司机商榷空邦鲁的行程时,询问是否能到村里转一圈,实际到村里参观比在船上远远看过去要真实得多。如果能成行别忘了带些学习用品捐给当地的学校或孩子们。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Lonely Planet》对于水上浮村的介绍,寥寥不足百字,能够扑捉到的信息大意就是:隐藏在洞里萨湖深处的越南浮村。尽管如此,许多游人仍旧沿着《Lonely Planet》上的信息寻觅而来,没有攻略的旅行,更像是一场探险,无需关注过多的信息,也就不会轻易被他人的评论所干扰,所见所闻所思都是自己的第一手体验,所谓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旅行的意义,就在于“行”。

图片 12

-02-

跟司机商量后,我们决定去空邦鲁浮村,从暹粒市区出发,驾车前往洞里萨湖口的一个小码头,再换乘小木船前往空邦鲁。出发之前,司机看着只有3岁的Rui,显得很担忧,他再三地跟我确认:“你确定要带着Rui去浮村吗?” 我心里也没底,无从想象空邦鲁浮村究竟是什么样,只是司机在反复地念叨:“浮村有点脏,Rui太小了。” Rui似乎看出了司机叔叔的担忧,使劲晃了晃自己的背包,一脸天真地仰着头跟司机叔叔说道:“我妈妈准备了铅笔和糖果,我会给小朋友分享的。” Rui的眼神里写满了坚定,他不明白司机叔叔为什么会担忧,没去过的地方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去处。在孩子面前,我从不食言,虽然不确定空邦鲁浮村是否会令我们失望,但我们还是决定前往。

前往洞里萨湖码头的路况很差,几乎全程都是土路,许多汽车都载着游客,赶着这个点儿从市区出发前往码头,我们的车混在队伍中间,一路都在漫天飞扬的尘土里穿行。妈妈有一些晕车,Rui却随着汽车的颠簸起伏笑得乐不可支,他把这种体验当成了碰碰车,不管目的地空邦鲁浮村的风景如何,他在路上已经赚够了欢乐。我总能从他身上看到许多事物的不同意义,比如旅行,我更在乎的是目的地,而他随时随地都能发现快乐的所在,我所认为的精彩是在目的地,而他所发现的精彩已然在路上。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抵达洞里萨湖口的码头,我们要在这里换乘小木船。说它是个码头,其实它简陋得连块水泥地都没有,不过是从洞里萨湖岸开凿了一条河道延伸至岸边的村子深处,河道两岸尽是黄泥土,随着船只晃动和水波荡漾,黄泥土不停地跌入水中,小木船的螺旋桨在水底搅拌,河水便成了均匀的泥浆水。岸上是密密麻麻的小汽车,河道里是密密麻麻的小木船,四处人头攒动,漫天尘土飞扬。游客们都灰头土脸,这真是一个公平的所在,光鲜亮丽的打扮在这里毫无意义,一身尘埃才是这里的快速通行证,华丽的服饰和精致的妆容甚至会成为你的负担,看那些打着赤脚在晃晃悠悠的小木船上自由行走的船夫,他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柬埔寨的春天是旱季,湖水退去,露出深深的河床,河床上的淤泥都已经干涸板结。司机把我们交给了船夫,船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常年在洞里萨湖做着撑船的营生,锻炼出一身健硕的肌肉和黝黑发亮的皮肤。小木船很简陋,船夫使劲拉动船尾部的柴油机,突突突地打着火后,一股黑烟从船尾冒出来,启动的螺旋桨搅动着浑浊的湖水,一股腥臭味飘进我的鼻腔,直令人作呕。

一路沿着河道前往空邦鲁浮村,河道两岸零星地散落着高高的吊脚楼,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靠水吃水,依靠在洞里萨湖打渔为生。吊脚楼的吊脚中部有一条很明显的水纹线,雨季来临时湖水汹涌着蔓延上来,高高的吊脚可以保护房屋不被淹没;旱季时湖水退去,许多垃圾和淤泥残留在水面漫过的地方,挂在吊脚上,形成了明显的水纹线。残留物让吊脚看起来残破不堪,但渔民们却用颜色鲜艳的装饰物和绽放的鲜花把吊脚楼装扮得清新明亮,彰显着渔民们积极热情的生活态度。

过往的游船来来往往,游客们使劲把镜头伸长再伸长,拼命想要捕捉每一个村民的眼神和表情,而两岸的人们只顾着忙碌生计,根本无暇打量过往的游客是怎样的表情,小孩子倒是很好奇的,站在岸边瞪着黑亮黑亮的眼睛打量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各种肤色,不同口音,小孩子的心里或许是在想:“他们的世界,一定很精彩吧?我的家在他们眼里,也一样精彩吗?”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03-

对空梆鲁浮村的脏乱差已早有耳闻,我本以为我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然而,当我置身其中时,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残酷与美好共存、窒息与希望相生的剧烈冲击深深地震撼着我。

浮村虽小,但设施齐全,医院、学校、寺庙、商店、警察局等各种机构都一应具在。空邦鲁浮村的布局很有讲究,游船停靠在村口的悬崖下方,游人们沿着已被河水冲毁的村道往上攀爬,爬到村道的顶端,一眼便能看见寺庙和学校相对而立,左手边是金碧辉煌的寺庙,那是浮村人们的信仰所在,右手边是明亮蓝色的学校,那是浮村人们的未来所在。放眼望去,寺庙和学校既得体大方又干净整洁,明亮的颜色令人心旷神怡,并不像网上所说的那么脏乱差,我觉得司机的担忧也是多余的。

正值下课时间,孩子们趴在栏杆上,打量着来来往往的游人,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透亮的光芒,童年总是快乐的,我们眼里看到的贫穷,却是他们一出生便要面对的生活,或许他们并不觉得清苦。谁的童年不曾飞扬?洁白的衬衫,鲜艳的运动套装,我也曾像他们那样,懵懂又快乐地度过了我的学生时代,不同的是,他们很多人都没有鞋子。

闹铃响了,孩子们都进教室去上课。对面金碧辉煌的寺庙里,走出来一群嬉笑打闹的外国人。学校里传出阵阵的读书声,一个年轻白人沿着学校的楼梯,径直走了上去,站在教室门口不停地拍照,似乎对角度仍不满意,索性直接走进了教室,全然不顾正在上课的老师和学生,兀自地拍着照。一个路过的大和尚朝他挥着手势叫他快下来。年轻白人自顾自地拍照,完全不理会大和尚的抗议,大和尚提高嗓门喊道:“Get down,please.” 年轻白人被激怒了,一副懊恼的表情,对着大和尚竖起了中指,嘴里骂骂咧咧的,极不情愿地走下楼梯。

大和尚的神情黯淡下来,看着年轻白人走下楼梯后,他才慢慢转过身低着头离开,他的心里或许有诸多无奈吧,什么是文明?什么是野蛮?我没有答案。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再往村子深处走,就是浮村百姓的生活区。踏入浮村生活区的那一刻,我才真正感受到那是一场残酷的视觉冲击,寺庙和学校的颜色鲜艳亮丽,那是人们希冀的信仰和未来;街道上四处飞舞的垃圾散发着阵阵恶臭,似乎在告诉游人们那才是浮村里的真实生活,置身其中,那种复杂的心情难以名状。我远远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高尚,面对空邦鲁浮村的脏乱差,我的内心有着强烈的抵触感,遍地的垃圾不堪入目,甚至让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恶臭,胃里不禁一阵翻腾。当看到一个皮肤黝黑一丝不挂的小小孩躺在满是垃圾的地上时,我甚至邪恶地想:“那个不会是尸体吧......” 幸好,小小孩迅速地翻身站了起来,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开始理解司机的担忧,我问Rui害不害怕,Rui却开始张罗着给小朋友分发铅笔和糖果,我不禁一阵脸红,我的觉悟还不如孩子,孩子的眼里只有纯粹,而我看到的却是肮脏。当地的许多小孩都围拢过来,有秩序地等待着从Rui手里分得小礼物。这个乐不可支的小孩,一头小卷毛真是太可爱了,可她的牙齿真的开始坏了。我用手给她示意刷牙的动作,她更是咧大了嘴毫不掩饰地大笑起来,露出一嘴黑黑的牙齿里,刻画着她的快乐和无忧无虑。她一边笑着一边跳起舞来,好像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的喜悦。我们准备离开时,她还久久地跟在我们身后,时不时地举起手里的礼物,用不流利的中文说着:“谢谢。姐姐漂亮。”

我承认我凭借第一眼的印象,立马就断定这里不值得前来,但我很快就意识到,这只不过是我自以为是的优越感罢了,在这片土地上却显得可怜又可悲。看呐,虽然贫穷,但这里的人们欢快地笑着、热烈又认真地生活着,用颜色亮丽的油漆修饰过的房子彰显着他们积极的生活态度,屋门前窗台上正热烈绽放着的鲜花是他们平常生活里的小情调,清澈的眼神里有着绝对的纯粹。他们生活得很好,并不需要可怜,物质的匮乏并不是真正的贫穷,内心的空虚无助才是真正的贫穷。

网上对空邦鲁浮村的评价参差不齐,有人说,浮村的环境脏乱差,简直令人作呕;有人说,浮村的人们很纯粹,清澈的眼神令人心安;有人说,浮村爱心泛滥,孩子们得到太多的糖果施舍,牙齿都被虫蛀了;有人说,浮村充满了虚伪,穿着红色长裙的外国姑娘搂着又脏又黑的孩子拍完照,立马一脸嫌弃地拿湿纸巾擦手......

如果有机会,去空邦鲁浮村看看吧,那是一种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领略的震撼。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管家婆资料免费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用一组照片告诉你,洞里萨湖日落

TAG标签: 管家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