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真正是三个美酒美酒佳肴天堂吗,亲子环岛

走到台湾的街头,特别是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吃店,看着店面无比普通,无比陈旧,但是店里总是门庭若市,店头一块已经很旧的招牌上面写着,“三十年老店,XXX,台湾古早味”。原本并不知道古早味是什么味道,打听之后才知道,哦,原来古早味从字面的意思就是古老的早些时候的味道,通俗地说,就是小时候的味道。

前几日带着男朋友去探望高中老师,当着男朋友的面我俩吐槽了台湾房子破、路小、经济差,老师还是要挽回一点台湾人的面子,说很羡慕我能尝到台湾的美食!她以前去玩,看到夜市,现在还是很想去,太好吃了!虽然宁波也有卖大肠包小肠,蚵仔煎,但是怎么吃都吃不出台湾的好吃。我从来不给我男朋友面子的,又反驳道:“若是你长期在台湾,一直吃外食,那可叫苦了。”

哦,小时候的味道。小时候的味道。有多久, 我们没有重温过小时候的味道,还有那些难以重温的小时候的味道。

第一次关于台湾食物的探讨,是便当的饭量。在台湾念书时候,中午教学楼有入驻的便当摊卖中餐。学校没有午休的时间,中餐时间紧,大部分上课的日子都是买教学楼的便当解决。我的胃口一直很好,又嗜米饭,和同校的台湾师弟探讨,为什么便当的米饭这么少,只有一节手指头的厚度,以我超小的手为标准。我问他连我这种女孩子都吃不够,你们高高大大的男生怎么够吃。他说一贯如此,够饱了。后来父母来台旅游,早上妈妈是只能吃素的。晚饭后问餐厅打包米饭,早餐就泡点热水就着家里带来的榨菜解决。10台币一份米饭,打包的塑料碗大概只有《破产姐妹》里卖的杯型蛋糕这么大。后来在同乡的出租房里一起做菜,去打包米饭,叫一份40台币的,跟店主说:“钱没关系,你给我多盛一点,我们吃不饱的。”

记得看过法国电影《料理鼠王》,结尾的时候那个挑剔的美食评论家来尝那个鼠王做的那道菜,当他刚尝过一口,叉子就掉到地上了,因为他从菜的味道想到了小时候吃的妈妈做的

第一次和男友吵架也是因为柴米油盐的小事。在他家里做菜,我拿手糖醋排骨。他十指不沾阳春水,家里的各种调料放在哪里都不知道,要什么了给他妈打一个电话问。醋,找来找去找不到,他妈妈说放醋的方位,却是寿司醋。我叫他去便利店买一瓶新的,要黄色的,或者白醋,都可以,反正我要中国醋。便利店很近,就在家门口,回来又拿了一瓶日本醋。问他为什么不拿中国醋啊!他说便利店没有。“醋是最基本的调料啊,怎么会没有?都有卖日本醋了。”这样一边菜做到一半,一边在找调料,火就冒上来,觉得他也太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酱醋茶,关了煤气灶,气冲冲和他一起去便利店找,果然没有卖。

饭菜。

浓油赤酱是江浙菜的特点,所以对酱油的要求很高,家里的酱油,分好几种,烧菜的,蘸菜的。蒸螃蟹了要在小酒盏里倒上酱油,切好的姜丝,一点糖一点醋,和螃蟹一起蒸。各种做派就是对酱油很苛刻的。而台湾的酱油!是!甜!的!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而我对于绝大部分该咸而放糖的菜,接受度是很低的。我经常对台湾小吃店指手画脚(我在台湾的外号是“娘娘”)。一盘皮蛋豆腐,我叫老板端上来时候千万不要放酱油,谁要吃甜面酱一样浓稠,口味偏甜的酱油啊,所以让他们上面放一点盐就行。类似的和店主做对的是去买盐水鸡。我需要的盐水鸡就是真空包装的那种,台湾的是拌上各种配菜,味道怪怪的。我吃盐水鸡就是为了吃肉的,需要荤素搭配均衡营养,我自己会另外再吃水果和蔬菜,不需要店主为我的健康考虑。于是,一样的价格,给我一个白切鸡就行,我回家加点台湾啤酒和盐做醉鸡去。

当我们年少轻狂的时候,往往想脱离大人的怀抱,挣脱妈妈的厨房,想去看外面更大的世界,想去体会不同的馆子的味道,但是当年纪越来越大,眼界遍看世界,阅尽人间,便想还是吃那一口妈妈或者外婆或者奶奶做的饭,也许是一顿饺子,也许是一盘红烧鱼,也许是一碗小馄饨,总之是那样一种特殊的味道,让人一想起就感觉到温暖的味道。

还有可气的是,台湾朋友对食物的追求(当然他们人是很好的人)。有一次在花莲的也是,恰逢假期人非常多,一家烧烤店又是旅游攻略里“必买”的。他点单拿号,店员和他说要等两个半小时左右。于是他真的等了两个半小时,终于我也分到了一点烧烤,味道嘛,烤太焦了,上面刷了甜酱,遇火就变苦了,连我男朋友都觉得不怎么样,后来来大陆点名要吃新疆烧烤摊,还是我觉得很一般的一家,我妈说不卫生不让我们吃。后来在台东,走山路上原住民开的咖啡厅,也有简餐。我以为原住民嘛,那就来点放养鸡,野山猪肉咯,结果是简餐!要吃简餐我真的可以在市区随便找一家干干净净的店。既然来山里,我的心理定位就是就餐环境不好,但一定是山味,绝不会想到是简餐……我曾经还体验过开车一个多小时去海边吃海鲜,结果是蚵仔煎,炒蚵仔,蚵仔汤,炸蚵仔,吃得我想掀桌。另一种台湾人的饮食态度,我也是很不理解的,就是很多有店面的餐厅,是敞开式的设计,没有空调。要是是小吃摊夜市大排档,我是一定会降低心理预期的,但是有店面的餐厅,生意还不错的,为什么不安装空调?台式复古就是体验苦日子吗?

我想古早味大抵就是那种味道吧,那种让人温暖的味道,那种让人有家和亲人的味道。

我觉得美食天堂,应该是家常菜。一般来说家里父母自己烧菜频繁的家庭,对饮食的态度就很端正。虚岁已经23,妈妈还要关照我一个人在家要吃什么。半夜里想到第二天要吃的菜,在家庭群里点餐,第二天父母逛菜场买来,早上就烧好,中午可以吃。家中聚餐,自己摆上圆台面的次数比下餐厅的多。我从小嘴巴挑,死螃蟹活螃蟹一吃便知,而且只吃活螃蟹,而我男朋友连怎么剥螃蟹都不知,虾,也是我给他剥好他才吃的。在家点个二三十快的外卖,爸妈都要说我浪费钱,而他们下厨要买几十元上百元一斤的海鲜,是很爽快的。虽然台湾人很喜欢去名店排队,但是他们很少有心去寻觅食材的。自己家里能花时间去深山里挖笋,杀猪,提老母鸡,去船老大那买海鲜,好的食材一吃就知道区别,而台湾人的嘴巴是没这么挑的,想想吃得油炸深加工的食品这么多的,都是冷冻货,也养不出挑的嘴巴。台湾人多外食,家里开火的日子寥寥。我一个三脚猫的厨艺,稍微秀了一下,都被男朋友的父母夸好几次,他们说现在台湾女孩能自己做菜的都找不到的。对比而言,在大学宿舍里,我的室友都能用电饭锅做小炒和广式糖水了,许多台湾年轻人连米饭都不会煮。

台湾各地大街上很多的古早味,对于我们这些外地来说,它可能只是一种街头小吃,但是我相信对于台湾本地人来说,特别是当年特殊背景的来台的很多同胞来说,也许是对故乡的一种怀念和留恋,一种纪念和寄托。

所以对我而言,在台湾吃饭,我宁可是冲开水弄泡饭就着咸菜打发一顿。我也不是很挑的人,但至少吃饭是要一家人坐下来几个新鲜的现做的菜好好的吃一顿的。光夸夜市文化小吃文化有什么用?吃饭就是吃个氛围的,最简单的外食谁都吃得到,能自己烧菜做饭是要用心的。一回到自己家,就觉得,越来越不想在台湾吃东西了。但你若是来台湾玩耍,请放心的去体验它们的美食。而我,下一次的行程,是一定要在行李箱里塞几瓶酱油再过去的。

我喜欢古早味。我希望在生命的长长的旅途中,常常可以见到古早味,哪怕是一个煎蚵仔,哪怕是一个生煎包,都让我们能感觉到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曾经是什么样子,而不是走着走着就迷失了自己,忘记了出处。。。。。。。从而,得意忘形。

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

台湾的古早味,不仅仅体现在那些有三五十年历史的小吃店上,很多地方的小街小巷,古老的火车站,旧旧的老街,繁忙的码头,都在诉说着另一种古早味,温暖着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占据了这些孩子儿时的回忆。

走在台湾的街头,不管是哪个城市,哪怕是台北,都会觉得跟大陆现在的新兴的,完全整修一新的城市不同,显得老老的,旧旧的,很小时候的感觉。走在很多台湾的城市,我都会感觉很像大陆的80年代。

我并非想说80年代不好,在我心中,那几乎是最好的一个年代,整个社会安静平和,人心向善且向上,物质不是很发达,但是幸福指数明显高于现在。人们心中有理想和梦想,充着希望和憧憬。城市建设都朴素而亲民,感觉就算当时去北京五府井最高级的百货,普通老百姓也大摇大摆地走进,而不会心生怯意。不像现在,奢华的楼堂馆所,就算怀惴银行金卡也是让人忘而怯步。台湾很多城市给我的感觉是这种80年代的感觉,这种朴素而亲民的感觉,应该算是另一种古早味吧?

喜欢台湾众多小小的旧旧的但是无比方便的火车站。枋寮,瑞芳,十分,池上,成功等等,三五公里一个的老老的,旧旧的火车站,很小,差不多就一大间房子,卖东西的,售票处,检票口,都在这一间房子里,不足100平方米的样子。里面摆着几个长条椅子。三三两两地坐着些乘客,因为是小站,所以人少,因为城市小,从城市各个角落走到车站也并不需要很久,所以并不需要很早就来。昏黄的灯光,年老的义工,孤单的候车人,总是会让我有一种错觉,仿佛穿越时空走到了电影里来。

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

相对于我经曾经生活过的城市,那门前清澈可以游泳可以洗衣服的河水,那路边两人合抱的几百年抑或已经千年了老松树,那一排排单位家属院中整齐的小胡同,我曾经读过书的小学的平房,我刻苦学习并曾经辉煌过的中学,他们,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或者,他们以另一种崭新的形式存在着,但是,和我的过去,我的记忆是不再相干了。

大陆的现代人,在大城市里打拼,每每佳节,便说回故乡,可是,有谁,又能真的回到故乡?现在所有的城市,甚至于乡镇都在以现代化改革的名义开始大规模的开发建设,对那些房地产开发商而言,那房子不过一种有形的物体罢了,但对于我们,那些被拆掉的房子,毁灭的胡同,砍掉的每一棵树,污染了的河流,却都是我们人生的一部分,最重要部分。因为那些记忆告诉我们,我们来自于哪里,我们是谁。

感谢台湾,留着这些东西,走在台湾的大街上,还能有旧时的感觉,恍若回到从前,恍若这里有故乡的痕迹,恍若,哦,原来我曾经在这里。这些老老的,旧旧的,非是留下来一定做拆除之用的,它们是历史的进程的一部分,并非他们不可以拆,但是,请拆得慢一些,再慢一些。或者,修复也未为不可。若台湾人也能听到这呼声,望能把这些有故事有记忆的东西能保留得更久远些。能让有一天小小的娃娃指着这幢建筑或者这条街道讲:“我祖父的祖父曾经住在这幢房子里,就是常常从这条小胡同走出去。。。。。。。”

台湾的年轻人,让我体会到另一种古早味,另一种80年代的古早味。好吧,我承认,我是生逢七零年代,80年代占据了我年少时期主体的回忆。为什么说台湾的年轻人让我体会到另一种古早味。记得八十年代的中国,百废待兴,全体人们都意气风发。特别是年轻人,激情四射,指点江山,充满了理想和梦想,肯吃苦,求上进,踏踏实实,为了理想而努力奋斗。

台湾的年轻人,这些接触最多的就是台湾庞大的夜市里年轻的小吃店店主群体。台湾夜市是极发达的,已经成了台湾旅行的招牌。夜市上卖的大多小吃,单价大多也很便宜,少的20,30台币,多的50,100台币,折合人民币4块到20不等。就是单价这么低的小单生意,夜市里的店主居然百分之八十左右是年轻人,其中不乏帅哥靓女。就是那些三五个平方米的小摊铺,就是经营着三五十块钱的单一品种,但是这些年轻的店主却是极尽能力,钻研配方,装饰店面,用尽各种marketing idea, 对顾客无比耐心,极尽礼貌,让自己小小的生意红火起来。很多很多的小店门口写着xx电台采访,xx名人光顾,用料如何如何之高档精致之类,与五星酒店可媲美之类。这群年轻人,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店铺,对内自己小苦功,对外极尽包装之能势,想尽一切办法把这小小的小小的那么不起眼的小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清楚地记得在花莲五霸包心粉汤店里,8个壮汉围着一张桌子吃一碗45台币的包心粉汤,店主热情的招待。倘在我们这里,我想至少要招致一些蔑视,8个人只吃10块钱的东西,占了一大张桌子。

我在想,要是在大陆,还有多少年轻人能安于这么小的小生意呢?有多少年轻人能放下所谓的其实根本没有的身段来把地摊的生意当成生意来做,当做事业来做呢?就我所知的范围,有很多很多小年轻,情愿在所谓的写字楼里挣千把块钱也不肯做一些辛苦一些的工作,嫌丢人,没有面子,没有身份,哪如在写字楼里来得有份!

台湾的古早味,大概还源于整体的台湾人的礼仪。从他们的言行举止,接人待物,我试着相信,中华民族,在很早很早以前,真的,真的,一定是礼仪之邦。我们是多么怀念人和人之间都是谦谦有礼,见面无论认识与不认识都点头微笑,而非以戒心去揣摩他人啊。在台湾13天,接触到数十人,都非常有礼貌,而且很和善,主动帮助我们这个异乡解决各种问题,哪怕我们在内地最有成见的出租车司机也是给我留了极好的印象。是这些友善的人让我们这趟台湾环岛之旅异常顺利。

写得太长了。关于台湾人的古早味再另行一篇吧。。。。。。。

怀念台湾的古早味。

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管家婆资料免费公开,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真正是三个美酒美酒佳肴天堂吗,亲子环岛

TAG标签: 管家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